大農業-大旅游-大文化-大健康與鄉村振興一站式咨詢服務

推進養老模式多元化發展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作者:楊素雯,山東社會科學院人口學研究所

推進養老模式多元化發展

  我國已進入人口老齡化快速發展期,截至2018年底,60歲及以上人口達2.49億,占總人口的17.9%;其中65歲及以上人口達1.67億,占總人口的11.9%。目前,我國失能、半失能老年人的數量已超4000萬人。如何實現“老有所養”,已是急需解決的重大問題。

  養老模式作為解決養老問題的中心環節,反映了社會對解決人口老齡化帶來的養老問題的整體思維,是與社會發展狀態尤其是生產力發展水平相適應的,同時受多種社會、經濟和個人因素的影響,在不同的歷史發展時期不盡相同,且同一時期也可有多種養老模式。因此,探究中國式養老模式,推進養老模式的多元化發展,對滿足老年人不斷增長的養老服務需求,提高老年人的生活質量有積極作用,同時也是加快新舊功能轉換,積極應對老齡化挑戰的必然選擇。

  社會轉型促養老模式轉型

  我國傳統農業社會是自給自足的自然經濟生產方式,家庭是生產和生活的基本單位,為其成員提供各種保障。隨著工業化和城市化的發展,特別是20世紀80年代以來社會的轉型,我國的傳統家庭養老模式開始面臨各種挑戰。

  第一,家庭養老的社會功能不斷弱化。一是家庭結構日趨小型化與核心化。在我國計劃生育政策的長期作用下,“四二一”式家庭結構成為大中城市家庭的主流。隨著社會生存競爭壓力的加劇、跨地域流動頻繁,許多子女面臨事業與家庭的矛盾與沖突,也導致家庭承擔的養老功能不可避免地日益弱化。二是倫理觀念的動搖。家庭養老模式是中國傳統養老文化的體現,根植于傳統的社會大系統中。在市場經濟的沖擊下,家庭賴以依托的贍養觀念發生了變化,由家庭本位向個體本位轉變,重經濟利益、輕血緣關系,傳統家庭責任觀、義務觀淡漠,以“孝”為核心的倫理文化根基發生動搖,大大削弱了家庭養老的功能。三是家庭照顧者的老齡化。隨著年齡增長,老年人的生活自理能力不斷退化,老年疾病越來越多,對長期照料和特殊護理的依賴性不斷增強。作為老年人主要照顧者的配偶和子女,其身體狀況會直接影響對老人的照料。經濟發展和醫療進步使人口預期壽命不斷延長,兩代人同時老齡化的老年家庭也逐漸增多,許多低齡老人還需照料高齡老人。

  第二,機構養老力不從心。新中國成立以后,政府成立了福利院和敬老院,專門對“三無”和“五保”老人進行社會撫養。隨著人口老齡化速度加快,政府借鑒西方發達國家的經驗,不斷加大財政轉移支付力度,興辦了許多公益性福利機構,如老年公寓、老年護理院等。有些企業和個人也興辦了一些非營利性的養老機構。作為家庭養老模式的重要補充,這些養老機構在應對家庭養老功能弱化,實現社會化養老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但我國養老機構的發展遠不能適應老齡化的需要,養老服務的總體供求之間嚴重失衡。一是養老機構的結構性矛盾突出。二是養老機構的專業服務標準仍有待提升。

  第三,老年人的需求多樣化。老年人作為特殊社會群體,其需求既有大多數人的共性,也有其特殊性。由于生理、心理和社會功能的衰退及缺損,老年人的自理能力出現不同程度的下降,需要從家庭和社會中獲取維持基本生活所需的照料。隨著時代的發展和生活水平的提高,老年人在滿足基本的生理需求之后,還會追求更高層次和更多層次的精神和社會需求。目前,老年人的主要需求包括經濟供給、生活照護、醫療護理和精神慰藉。但是,我國目前的養老供給機制難以滿足老年人的多樣化需求。此外,老年人口因群體特征不同,對養老的需求層次和服務內容也不同。特別是大量存在的空巢老人、高齡老人、失能老人、失獨老人等特殊老年群體,更是需要高層次、全方位的專業特殊照料。

  多元養老模式漸趨完善

  在改革開放進程中,伴隨著人口老齡化進程的加快、家庭規模小型化、人口流動性增強以及老年人需求不斷增加,我國的養老模式正經歷著從單一走向多元的變遷,養老模式的社會化發展已成為大勢所趨,養老服務體系也逐漸完善。1999年我國正式步入老齡化社會,政府認識到老齡化形勢的嚴峻性和養老服務的重要性,集中出臺了一系列養老服務政策,例如2000年發布了《關于加快實現社會福利社會化的意見》和《關于加強老齡工作的決定》,第一次明確提出“要努力建立以家庭養老為基礎、社區服務為依托、社會養老為補充”的養老機制。2005年后,又出臺了《關于支持社會力量興辦社會福利機構的意見》《民政事業發展第十一個五年規劃》和《關于加快發展養老服務業的意見》,在全國城市開展養老服務社會化示范活動,引導和鼓勵社會力量參與養老服務。2008年又出臺了《關于全面推進居家養老服務工作的意見》和《關于老年服務機構有關稅收政策的通知》,提出要運用稅收優惠政策,鼓勵和支持社會力量參與、興辦居家養老服務業,建立和完善社區居家養老服務網絡。2011年至2014年間,政府發布了一系列養老服務政策,如《關于印發社會養老服務體系建設規劃(2011—2015年)的通知》《養老機構安全管理》《民政部關于鼓勵和引導民間資本進入養老服務領域的實施意見》《關于開展公辦養老機構改革試點工作的通知》《關于政府向社會力量購買服務的指導意見》《關于推進養老服務評估工作的指導意見》等近30份政策文件,提出要加快發展健康養老服務,推進醫療機構與養老機構加強合作、探索公建民營、政府購買服務等多種養老服務供給方式,并對養老服務需求內容進行評估,以提供有針對性的養老服務,創新養老服務供給方式,提高養老服務質量。2017年,《“十三五”國家老齡事業發展和養老體系建設規劃》中提出:“居家為基礎、社區為依托、機構為補充、醫養相結合的養老服務體系更加健全”,更加明確了我們社會化養老服務的發展方向。

  在實踐中,我國的養老服務模式逐步確立,初步構建起了以居家養老為基礎、社區養老為依托、機構養老為支撐、醫養融合發展的多層次社會化養老服務體系,其特征可以概括為四點:第一,養老服務主體的社會化,家庭養老的部分功能開始轉向社會,發展了機構養老、居家養老、社區養老等多種形式;第二,受益對象的公眾化,由“三無”和“五保”老人擴大為全社會老人;第三,保障內容的全面化,從單一的救助型養老向全方位服務的福利型養老轉變,由補缺型向普惠型轉變,內容擴大為日常照料、醫療護理、精神慰藉、休閑娛樂等方面;第四,服務隊伍的專業化,社會大力倡導養老服務教育,養老機構專業人員隊伍逐漸形成。

  人口老齡化快速發展對我國養老模式的轉型與優化不僅是一個機遇,更是一種挑戰。社會化、多元化的養老模式能夠滿足老年人日益增長的養老服務需求,使養老服務趨于規范化和人性化。雖然目前我國已經進行了多種新型養老模式的嘗試且取得了一定成效,但總體上我國的社會化養老仍處于起步階段,一些新型養老模式的實用性和適用性方面還有待于進一步實踐和探索。